您的当前位置:多玩首页>天下3专区>相关资料 >天下贰门派小说之冰心卷《誓鸟之盟》

天下贰门派小说之冰心卷《誓鸟之盟》

2011-06-28 17:45:13 网友评论0|来源:多玩天下贰|作者:佚名|进入论坛
荒火卷 天机卷 翎羽卷 魍魉卷 冰心卷
弈剑卷 云麓卷 太虚卷 玄溟卷 穷蝉卷

  引子

  我时常会回想起那个夏天。南京的夏天。一个人的夏天。阿诺不在了的夏天。

  南京是阿诺的故乡。来到这里,才发现这里衬得起阿诺。尤其喜欢玄武湖。湖面寂寂,曲径回廊,垂柳晓岸。一个人,踱步树下。杨柳天生就是具备悲情气质的树木。在有月亮的晚上,树身垂落下丝丝缕缕如思绪一般的柳条。风吹过时,树影轻摇,浓淡有致的月影里,或许有轻微的叹息,或许,只是夜宿的鸟儿惊飞的声音。

  时至今日,我依然会选择用笔书写。笔尖与纸面亲吻摩挲的触觉岂是电脑键盘冰冷的敲击可以带来的?在南京,最享受的消遣莫过于取一张白纸,削尖了铅笔,坐在玄武湖边的柳树下,听一曲筝笛箫合鸣的《正月梅花》,在纸上沙沙地写满豌豆大的字。写写字,走走神,眨眼就过了半日。再低头时,纸面上赫赫然: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。东边路、西边路、南边路,五里铺、七里铺、十里铺,行一步、盼一步、懒一步。霎时间、天也暮、日也暮、云也暮,斜阳满地铺,回首生烟雾,兀的不、山无数、水无数、情无数……情无数。顿了笔,不知再往下该写什么了。

  夏日长,湖水败,岸边一株垂柳的树根半裸于黄墟黑土中。那天我在树根下挖出了一个半埋的小物件。拿到湖水中洗净,竟是一枚锈迹斑驳的小镜子,青铜的质地,打开镜盖,镜面已经浑浊不清,镜角的一只狐狸浮雕却还清晰。

  我把它带回广州,放在了公司抽屉里。

  一日午饭后,我在公司茶水间喝茶。周围没人,只有对面坐着一个男生。他的气质独特,虽沐于灯光下,却有月辉的幽凉之感。一身月牙色布衫,领子却缀银色狐裘。他用一个古式的四方杯盏喝茶。茶散发着轻软的绿烟,杯口在灯光照射下,幻化出一轮流转不定的光环。

  公司里大家喝水多是玻璃杯、有机杯、陶瓷杯、不锈钢杯。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杯子,放在电脑横陈的办公室里,有些唐突了。

  我很奇怪他是哪个部门的,我在公司里好象从来没有见过他。

  第二天,我把手头的文档写完,已是深夜。起身去公司顶楼小坐,楼顶花园的树木在夜风中轻轻摇晃,满阶清光中,浑不似人间景物,倒像一幅多年前的图画。行至繁树边,有鸟惊飞的声音,随即归于寂然,却见树影中影影绰绰有人。就在这时,我又看见了那个白衣男孩。

  我朝他笑笑:“你也在。”

  他微笑颌首。这时我打了个寒噤,脸上的笑意冻住了。

  我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不该遇见的“人”。

  我对面的“人”,在月光下,没有影子。

  他走到我对面,缓缓说:“你不害怕吗?”

  “怕什么?”我勉强朝他挤个笑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——我自思没做过伤天害理的坏事,不足为惧。

  “鬼。”他简短地说,“你们人类不都挺怕鬼的吗?”

  “我倒希望世上有鬼。”我捂着手中的杯子,茶水渐渐凉了。

  他摇摇头,轻声道:“你还是下去吧,时间长了,你会觉得害怕的。”

  我笑:“奇怪,做人的不怕,鬼反而替人担心。”

  他停了一停,也笑:“也是。我不太懂你们的性格,我已经很久没和人交往了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以前你曾经同人交往过?”

  他侧身望着广州的夜色,说:“其实,鬼和你们人一样,也有善恶之分。如果你不介意,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。”

  姑且听听他的故事罢。既然我本就是一个写故事的人,既然我如此祈盼与那个异界发生对话。

下页内容更多精彩

  • 《天下3》年度资料片”战意归宗”预告来袭
  • 冯小刚领衔国风大师团 四大维度的重塑
  • 五年巨变 天下3全新门派鬼墨龙巫宫前瞻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
给力 膜拜 肯定 打酱油 不明白 我汗 雷囧 坑爹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大荒闲谈

»往期回顾

天下3数据库搜索

»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