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多玩首页>天下3专区>相关资料 >天下贰门派小说之魍魉卷《蒙面之城》

天下贰门派小说之魍魉卷《蒙面之城》

2011-06-28 17:39:27 网友评论0|来源:官网|作者:佚名|进入论坛
荒火卷 天机卷 翎羽卷 魍魉卷 冰心卷
弈剑卷 云麓卷 太虚卷 玄溟卷 穷蝉卷

  引子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--很多追忆的开端即是如此。明明白白地告诉听客:我讲的这个故事与当下无关,是埋在尘埃深处的事。说故事的人带着清醒自持的口气:信不信由你。似乎有些不负责,却也是在安慰听客:无论生死恩怨皆成云烟,不必和往事较真。

  这样就很好。我所目睹和亲历的人世总有清冷的味道--一些像剑花,舞出另一种动人,然“别是一江湖”,光痕逝去,便是曲终人散的时刻;一些像烟花,瞬间的繁华衬着清冷的底色,光芒散尽,黑暗渲淌出来,明暗交替间看穿了生死轮回:且留君如梦,送君如客。

  1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的祖辈就生活在雷泽旁的魍魉。到了我的父母这里,魍魉已然是大荒最神秘最恐怖的势力。父母先后生下了三个男孩,其中第二胎和第三胎是一对孪生。第四胎是个女儿。这让父母欣喜若狂。他们盼望一个女儿已经很久。他们给这个女儿取了个名字,叫“荆一楚”。

  不幸的是,这个叫“荆一楚”的女婴才生下来两天便夭折了。这个名字还不具备实体意义,就已经失效。父母对这条小生命的早夭哀伤不已,他们用全大荒最华贵的雪柏做了一口小小的棺材,然后将这个婴儿殓葬在他们的窗下。那就是我。

  我很感激父母给我的这块血肉并让我永远和家人待在一起。我沉默地看着我的哥哥们生活和成长,在疑惑困厄中挣扎与撒手,在爱恨情仇中迷失与皈依。我听到过他们每个人的叹息。这使得我对他们所处的蒙面之城由衷地感到不寒而栗。

  在我死后不久,我的父母因缘巧合得到了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婴,他们相信这是上苍给予他们的补偿,于是收养了这个孩子。

  可是我知道,那个女孩叫万水影,不叫荆一楚。她是她。她不是我。

  2

  万水影的故事暂且不表,我得先给你说说我的大哥荆一岷。我的大哥是典型的魍魉子嗣。知晓了他也就知晓了魍魉。

  我大哥这个人从不过问世间的是非纷争。他依照父母的设计成长,一生没有出现偏差,从内到外都承袭了魍魉的本性和传统。他不管正义邪恶,只要给得起钱,人间界没有他杀不掉的人。他最终顺风顺水地成为魍魉的下一代掌门。

  大哥的循规蹈矩使他成为一个乏善可陈的人,而同他相比,他的两个孪生弟弟,也就是我的二哥荆一崎和三哥荆一峰,他们的人生就曲折复杂得多。他们原本也可以选择一条平坦顺利的路走下去,但他们的人生都在十八岁那年发生了巨大转折。他们俩如同利刃的锋与背,两人的起点交缠在一起,走的亦是同一个方向,可相同的血脉和一体双生的灵魂却在他们身上奇异地走向殊途--当然在最后,他们还是殊途同归地滑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潭之底,再也无法见到光明。

  在我看来,我的大哥是因袭了魍魉的传统,而我的二哥和三哥,他们的一生,仿佛看不清面容的黑色蝙蝠迅疾飞过暗夜,真正体现了魍魉的鬼魅与邪恶--尽管这样的流露绝非他们的本意。

  3

  现在该讲述我二哥的故事了。

  二哥的悲剧起始于他十八岁生日那一天。其实在更早之前,我的二哥就已经是魍魉、乃至大荒一位卓越的杀手。他出手果敢,行踪诡异,只要他接下了死亡柬,柬上的名字便注定将快速埋葬在历史的尘埃里。

  这一次的死亡柬上是一个叫“锦鲤”的人,放单者是玄溟一位面部棱角如寒铁的少年。我的二哥不知道他叫什么,也对此毫无兴趣。同样,他也根本不知晓“锦鲤”这个人的一切。他只认钱。买凶者与被杀者的景况原本就不是一个杀手应该关心的问题。

  玄溟少年的出价不菲,我二哥将这次行刺当作自己十八岁生日的最好礼物。

  按照死亡柬上的提示,我二哥来到了巴蜀望川镇龙门潭。他早早就在潭边的密林中隐匿起来。龙门潭上有一帘巨大的瀑布,透过溅起的迷离水雾,隐约可见刻着“龙门”二字的吊桥。密林里蝙蝠成群,它们擦着我二哥的面颊飞过。这情景令我二哥由衷欣喜,他对这一次的杀人游戏充满了信心。要知道,魍魉子嗣从小就与蝙蝠一起长大。这些看上去幼小却有着惊人飞翔能力的吸血生灵,是雷泽幽暗潮湿、妖邪冷峻的另一种注解。它们群体飞翔出击时的冰冷之态与飕飕之音,令所有魍魉子弟的灵魂不由自主地颤栗,如同交欢时刻的高潮体验。

  夜幕终于降临。月光下的龙门潭呈现鬼魅的幽蓝之色,就像黑夜中的猫眼光芒。

  子夜时分,水面终于有了动静。一圈圈涟漪率先从潭中央泛开,撩人的滴水声传了过来。当涟漪的频率越来越密集,波纹的皱褶越来越宽阔时,一具月牙白的躯体从潭水中央浮现而出。我二哥屏住了呼吸。他第一次对要暗杀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。他隐隐约约预感到有什么要发生在自己身上,然而他无法确定那到底是什么。

  月光下,散乱如碎钻的水珠从那具月牙白的躯体上跌落下来,我二哥渐渐看清那是一具女性之躯的背影。

  那背影游弋在水面上,毫无疲沓之相,是血融于水的流畅合一。当水面的波纹渐渐平息,我二哥终于得以清晰地窥见了那具美妙之躯--体态颀长,如同立于湖边的挺拔杨柳;线条堪称流丽,仿佛华贵白玉石上的流线纹;轮廓夭矫,浸于水中,不着一物,却有白衫猎猎招展于风中的倜傥之态;肤色清朗胜玉,是缱绻于水中的一抹清幽月光……我二哥并不知道,他一生的灾难由此而始。当时他整个人已经怔住,隐匿在茂密树枝后的他在那一刻石化成雕塑,完全无法动弹。片刻后,那具月白之躯转过身来,一条嫣红鲤鱼文身赫然攀缘于完美的处子之身,蜿蜒在胸肩肌肤之上;静美面容皎洁如初绽玉兰,玉兰花蕊深处是纯澈如晨露的双眸。

下页内容更多精彩

  • 《天下3》年度资料片”战意归宗”预告来袭
  • 冯小刚领衔国风大师团 四大维度的重塑
  • 五年巨变 天下3全新门派鬼墨龙巫宫前瞻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
给力 膜拜 肯定 打酱油 不明白 我汗 雷囧 坑爹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大荒闲谈

»往期回顾

天下3数据库搜索

»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