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多玩首页>天下3专区>相关资料 >天下贰门派小说之天机卷《浩瀚之鼓》

天下贰门派小说之天机卷《浩瀚之鼓》

2011-06-28 17:28:39 网友评论0|来源:多玩天下贰|作者:佚名|进入论坛
荒火卷 天机卷 翎羽卷 魍魉卷 冰心卷
弈剑卷 云麓卷 太虚卷 玄溟卷 穷蝉卷

  烽火

  烈马的嘶鸣划过旷野长空,路心月举目前望,一弯浊黄江水隐没于眼前的黄沙蔓草之间。他翻身下马,渴极了的马踱到不远处的一泓水潭,背对夕阳,低首饮水,鬃毛金黄蓬松,剪纸似地映衬着远方天地一线。路心月眯着眼向它身后的太阳望去,夕阳已褪去威势,圆融融的一蓬暖红,亲昵地抚摩着大地上的河流山川。而在眼前一路延伸过去的城墙,则像静卧于夕阳中的一条巨龙。路心月驻守此地六年,第一次发觉天地如此宽阔,他的唇角微微一颤:“世上最雄壮的景致,莫过于此罢。”

  六年如白驹过隙。好多事,你身在局中时,只觉千头万绪,如纠缠一团的乱麻。待回过神来,才发现时光自会帮你捋清一切思路。你所需要的只是等待。

  路心月站的位置是天机营外的城墙哨卡,城墙四周都是戈壁石碛,在城墙左右,可以观望到由北方延伸而来的众多烽火台。白昼升烟,黑夜放火,是外敌入侵的信号。路心月站在这里观望烟火之讯已有六年。

  而青烟是最危险和特殊的信号。如果不遇十万火急,这个信号永远不会发出。

  能发出这个信号命令的,只有一人。

  路心月每每想起此人,心绪总是五味杂陈:由衷钦佩之余,心头难免会掠过一丝酸楚。

  此人就是天机四杰的老大:断不悔。

  断不悔,一个令所有天机营将士热血沸腾的名字。名下的那个壮年汉子铁骨铮铮,是全天机最重要的将领。他有一双镇定敏锐如鹰的眼,面部曲线冷峻如同雕刻。

  天机四杰。大哥断不悔,二哥唐镇,三哥房崧崖,最小的是他,路心月。他们自小在天机营长大,结下深厚友谊,堪称生死之交。青年时,四人在军中渐渐确立了自己的位置,被天机营众人奉为天机四杰。时至今日,他的三个哥哥都已成家,只有他孑然一身。他的大嫂,断不悔的女人,叫红袖。红袖亦是天机重要将领,谙熟武艺,疆场外却最是温婉得体,每每要为他牵线搭桥,他总是笑着婉拒。

  天机四杰个个精悍出色,却甘愿守护在天机营外。这里四处荒凉,他们沿城墙而居,广袤大地,皆入眼帘,紫塞漠漠,捍卫全营的安危。

  而在他们身后,是安宁富庶的天机营。大好河山之外,这样一群精诚之士,为了门派的安危,甘愿将满腔热血挥洒在冰凉无垠的荒漠边疆。数年里,他们过着恒定如一的生活。他们日夜坚守,用一天一天的时间去等一缕希望永不出现、却要随时警惕其出现的青烟。世上无非有两种时间,沙漏时间和钟表时间。他们的时间属于后者。昼夜轮回,日月交替,六年如一日,而时间却如同沙粒悄然漏下,在他们不知觉的罅隙里,无言地堆积起一座山。

  这日傍晚,路心月照例起身策马巡视自己管辖的城墙。突然,远方有火光一闪,然后升起青烟一柱。路心月错愕一瞬,立马警觉起来。

  ——很多年后,天机史料记载了这样一段话:多年来,天机营一直平安无事,直至有一天傍晚,远方烽火台突起青烟,滴血朝霞为幕,衬起青烟一柱,正式宣告了妖魔的入侵。

  而路心月只是湮没在这段记录背后的三个字而已。

  困兽

  困兽坡为什么叫困兽坡?路心月觉得这个地方有一种未卜先知的神秘。而在命运为他缓缓揭示这种神秘时,妖魔已经入侵大荒有半年之余。

  妖魔进攻天机营之前,已经有多个门派先后沦陷。妖魔的来袭急悚浩荡,有的门派自知不是对手,为了保存实力保护门派百姓,选择了不战自退。但天机营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  当然,抵抗到底也绝非天机营的本意。天机营是个极富正义感的门派。如果有可能,他们甘愿做大荒各大门派的骑头兵,将妖魔彻底赶回老巢。但在之后漫长而疲惫的拉锯战中,天机营渐渐意识到,仅仅依靠一己之力,这样的愿望只是捕风。妖魔数量惊人、层出不穷,天机耗损严重,长期的战事不仅摧毁了战士的信心和斗志,也使天机普通百姓陷进了无尽的灾难。天机营后来的目标仅仅是能够保全门派就可以了,只要家园不被妖魔肆意涂炭就满足了。但天机营还是低估了妖魔,妖魔的目的就是摧毁整个大荒世界,天机营连明哲保身的愿望也无法实现。当有一天,守在城墙上浴血抵抗的天机将士发现妖魔挟持普通百姓,并将他们放在攻城队伍的最前列时,真是感到了撕心裂肺之痛。

  为了不伤及无辜,天机四杰被迫撤离,退守于天机营大本营之中。

  也因此才有了天机营历史上著名的困兽坡之役——退守天机的断不悔率领手下暗夜潜行,以密不透风机关重重的天机阵法,从背后攻击妖魔,将妖魔围困在困兽坡。

  但掌握主动的天机营战士在此时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了。因为妖魔挟持了丹坪寨的大量村民,其中包括断不悔的两个乔装成村民的孩子。双方再一次陷入了僵持。

  很多年之后,路心月还记得那个寒冽的早春。断不悔的青马就徘徊在困兽坡朱红的道路上,道路上初绽的青草隐隐透露出初春的讯息。马上的人执着马鞭犹疑地坐着——是乘胜围攻?还是按照妖魔的意见,断开阵型,放其一条生路?他反反复复地权衡,反反复复地掂量。

  不远处,就是困兽坡。困兽坡的泥土是赭石色的。赭石色土地上的天空有一种奇诡之象,从晨光初展到晚霞满天,都是血色般的淋漓。围困的日子久了,妖魔已有些不耐烦,百姓的哭喊声渐弱,自己的两个孩子是怎么被妖魔识穿的呢?……

  断不悔枯思了三天,身下的青马无数次不耐烦地蹬着蹄:它不习惯主人这么久的等待。溯风中,断不悔抚了抚腰间的单刀,刀柄是寒铁炼制,已被摩挲出一层朦胧光晕。

下页内容更多精彩

  • 《天下3》年度资料片”战意归宗”预告来袭
  • 冯小刚领衔国风大师团 四大维度的重塑
  • 五年巨变 天下3全新门派鬼墨龙巫宫前瞻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
给力 膜拜 肯定 打酱油 不明白 我汗 雷囧 坑爹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大荒闲谈

»往期回顾

天下3数据库搜索

»更多